云顶国际平台收自家菜后光顾其他好友的农场,偷菜玩的是开心还是寂寞
分类:新闻中心

偷菜玩的是开心还是寂寞

来源:转帖 日期:2010/7/14 10:47:33 作者:962 962乐游网 → 首页 → 游戏资讯 → 游戏杂谈 → 偷菜玩的是开心还是寂寞

[乐游网导读]偷菜玩的是开心还是寂寞

从误传因玩“偷菜”游戏导致耽误患儿救治,到各大公司为保障白领工作效率而相继封杀开心网,更有甚者还有人雇用起了“偷菜钟点工”,“开心网现象”正日益蔓延至社会的各个角落。

“其实,大家不是在玩开心网,是在玩寂寞。”云南网络写手赵立的开心网定义,似乎道出了背后的某种社会心理。开心与寂寞本非问题,问题是当某种心理蔓延成为社会现象时,值得深思。

隐藏于屏幕后的无力感

曹洛洛

我们不再饥饿。我们无聊了。

当温饱不再对我们的生活构成威胁,当大部分人都开始意识到单纯的物质追求长路漫漫永无尽头的时候,精神上的“小富即安”就会渐渐冒头。

丧失激情和消极怠工也许是现代脑力劳动的某种过程。我们被限定被支配的是心智,而不是躯体;所以我们手上有着那么一点点隐性的选择权———选择自己此刻是不是要“身坐此间中,神游天地外”。然而,我们又常常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我们的头脑中装着各种来源于不同出发点的价值观,我们以为自己了解很多、知道很多、掌握很多讯息、能够做出更多有质量的思考,但实际上呢?我们不晓得自己内心真正的思维线索是什么。羸弱的价值信仰,令我们在丰富的精神世界里茫然了。

现代通讯手段无限放大了我们在精神空间的触角,所以,这种“神游”的边界就变得失去控制。我们不是感受不到失控的危险,当我们在“占车位”、“贴罚单”、“偷菜”的同时,也可能会有负疚感,甚至不安全感。但我们要如何面对这种选择上的无助?唯有从网络提供的人际联结中获取心理支持。你有没有发觉,每当我们看到好友们也在线上不断更新“好友动态”时,心里就会感到特别舒适、特别安宁?

如果没有开心网,还是会有别的东西来掳走我们的注意力,霸占我们的工作状态。对我们来说,电脑屏幕后面隐藏的矛盾性和无力感总是要找到出口的。当我们流连这种游戏的时候,恰恰说明我们的心态已经和西方中年中产阶层接近了———外表殷实,内心干枯;害怕改变,毋宁妥协。

别把“寂寞”当借口

云顶国际平台,江 莘

许多公司有份上外网的“黑名单”,用以有的放矢防止员工工作效率降低,然而事实上却防不胜防。人们依然能通过手机玩转开心网,或者利用其他手段和渠道,达到相同的娱乐消遣目的。关于“开心网现象”,有人这样说:“大家不是在玩开心网,是在玩寂寞。”

真是“寂寞”惹的祸吗?

如今,“寂寞”已跃升为一个网络红词、一种标签,它被一再滥用本身就带有揶揄性,在无形中化解了工作态度和责任的严肃性,而这正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不过,在这里更想谈谈容易使人忽视的问题的另一面。我们常看到,不少白领长期伏案工作,一坐便是大半天,工作中笼罩着紧张、焦虑。我的一位朋友曾半抱怨半开玩笑地告诉我,他们办公室里不大敢种养绿色盆栽,通常都活不了多久,更遑论员工,可见环境之“恶劣”;而一度发起的工间操,起初反响不错,却终告半途而废。大家更愿意固守电脑。究其原因,或许一方面,日常工作里已养成依赖网络的习惯,另一方面,社交网络既是纵情制造闲暇娱乐的巨大空间,也是躲避现实紧张的港湾,所以备受青睐。

在虚拟和现实世界的互相角力中,往往前者占上风。透过“开心网现象”,大概能一窥当代公司白领内心世界的焦虑和纵情,这当然有个人乃至群体性因素,可是我们是否应该由此多多关注办公室的“生态环境”?如何营造张弛有度的工作氛围,如何在应接不暇的工作之余或者工作间歇,使员工能更好地放松、调适自我,排遣甚至是宣泄工作的压力,这些都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缺的不是“开心”,是关怀

秦 鲁

今天,邻里关系已今非昔比。许多职业人对单位的“主人翁”感也荡然无存。工作变成了“讨生活”,交朋友是为了“人际关系也是生产力”,对工作不满时就可以炒单位鱿鱼。在一些人的内心,人与人之间简约为“交换互动”模型。现代人尽管物质生活丰富了,但精神生活却空虚了,结果只好到虚拟世界寻求慰藉。

记得在计划经济时代,单位里经常举办诸如拔河、合唱之类的文娱活动,虽然俭朴,却使大家感受到了单位的意义和精神的快乐。尽管这一经济模式已经不再适应我国目前的国情,但那个年代依然留存着许多美好的集体精神生活体验。

当市场经济过度物质化的欲求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异化时,我当真有些怀念曾经的集体精神生活体验以及那时候人与人之间真挚的感情。

另一方面,个体的物质欲望总在寻求人与人之间的比较,在比较中产生痛苦,在痛苦中产生寂寞,在寂寞中寻求安慰。于是,在社区功能弱化、心理咨询仍有限的当代,网络作为成本最低、风险最低的载体,逐渐成为人们乐意发泄的渠道。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时间和精力大多分配给了与“物质增长”相关的活动,能倾听心灵的对象越来越少。据说在香港,如果一个话题给别人带来不快,不出5分钟就会被转换话题。在这般社会风俗中,要寻找现实世界的心灵伙伴似乎是困难的。而虚拟世界恰恰弥补了这一缺陷,成为人们乐意倾吐心声的港湾。

虚拟世界的心灵慰藉,即使再“有效”,也都是虚拟的。社会越是快速发展,人越是需要关怀。开心网之所以大热,不是因为人们缺“开心”,而是因为缺关怀。

开心网是一种释压渠道

何 林

说起开心网,我有很多话要说。我是开心网的早期追捧者,从停车、买奴开始忙得不亦乐乎,到后来置办牧场、买房、钓鱼,我却开始慢慢觉得乏味,有时候很久才上一次,也不过是看看朋友们的动态和转帖。

在SNS风行之始,最早玩的校内网突然更名了,雅虎网的关系也悄悄关闭了,反倒是“开心”越来越火,甚至都有点“洪水猛兽”的劲头了。有一次与开心网的总裁程炳皓共宴,聊着聊着就说到了社交网站的功能,他提到了开心网的理念就是“打开你的心,你就会开心”。所以当大家集合状的交友模式开动,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最后是大家的朋友,这个源于Facebook的网络社交给我们打开了新窗口。

而我认为这个社交模式不过只是开心网的框架罢了,真正吸引大家多次前往的却是“偷菜”、“挪车位”、“买楼”等插件游戏,而这正勾勒出身处城市化结构下的个人心理负重。环境污染、房价高涨、车牌太贵、上司无理等等现实中的烦事,可以在这里稍稍排解。买个上司当奴隶,买个别墅抢人来住,车子买个10辆不嫌多,偷别人的菜不犯法……这就是开心网的世界。于是,开心网成为了释压的一种渠道,它不太费脑筋,简单易做,这正是“小小的人儿啊,天天就爱穷开心”。

所以,当有些企业以降低工作效率为由限制员工上开心网时,我觉得这是堵塞了一种心理排解。就像学瑜伽的朋友回来满世界宣扬说“心理的毒素要靠冥想”,那如果网络世界中的一些方式也可以给心理排毒岂不是挺好?

再说回来,我为什么后来会觉得开心网乏味,是因为生活中的事情都做不完,我和它就渐行渐远了。我可不是矫情,网络永远是生活的调剂,还是那句话“打开你的心,你就会开心”。

莫让“偷菜”误了人生

付 彪

一个星期天,我领孩子到一位朋友家做客。因为单位有事耽误了约定时间,朋友见面后笑着问我:“是不是忙着‘偷菜’去了?”我顿时愕然。后来才知“偷菜”是时下网络流行的一种游戏。“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大诗人白居易老先生千年前说的农忙时节,现正被网络的“菜农”们化作了365日,化作了时时刻刻。

在我国的文化传统中,“偷”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情。然而,时下的“偷菜”却为一些人津津乐道,俨然成为一种时尚的“文化现象”。

一些人为何对“偷菜”如此热衷?心理专家分析说,多数人潜意识里都有占便宜的私欲,现实世界中难以存在的方式,却可以在虚拟的“种菜”“偷菜”中得到一些补偿性的快乐,以此释放工作生活中的压力。但现实不难看到,网络又是一柄“双刃剑”,它让人们在“偷中取乐”的同时,竟也让不少人平静的生活被破坏:有人为此丢掉饭碗,有人为此寝食难安,更有人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据报道,杭州有两名女公务员上班时间“偷菜”被辞退;广州有三名少年受网上“偷菜”影响,在现实中也想偷菜过把瘾,被菜农抓住;某地有位女子半夜起来“偷菜”,被丈夫赶出家门……

对此,有评论不无忧心地指出:“它正像一场带着瘟疫特质的民众运动,传播极广,危害极大。”表述虽夸张,但却精辟道出了其“精神内核”,警示人们别让“偷菜”误了前程和人生。

“寂寞”当道缘于价值优先顺序改变

孙君民

日本小说家夏目漱石在20世纪初就写道:“人类的不安来自科学的发展,突飞猛进的科学从不允许我们停下脚步。”是的,我们越来越慢不下来,更停不下来。曾有的田园牧歌被大量冷漠的机械所替代,我们只顾自己埋头飞奔,跟他人也越来越疏离。我们不能控制的东西日渐增多,能够控制的常常不过是自己的孤独和寂寞。

有人分析说,这是因为现代人价值的优先顺序发生了改变,“对他来说,与其花时间去关心一个交情不深不浅的朋友,还不如学会烤巧克力蛋糕,因为他不能掌控他人的情感反应,但他能掌控蛋糕的松软程度”。那些在网络上“种菜”和“偷菜”的人何尝不是如此?他们控制不了房价和菜价,但能够控制在虚拟的农场或菜园里种植什么,种植多少,什么时候买卖,什么时候停歇,只需要鼠标轻轻一点,孤独和寂寞就被整块地播种下去了。

有人指出,私家汽车是孤独的制造者。那么,网络的发明和网络游戏的涌现更是在无意间完善了现代人孤独而寂寞的生活方式。虽然我们知道网络本是一个虚拟的时空,这里并没有真正的田园牧歌,但是在某一天,你被好友邀请,或者误打误撞,在网络里找到了现实中寻觅了很久而依然不得的“菜园”、“农场”和“房子”乃至诗意装饰的“栅栏”,你还会拒绝成为一个孤独和寂寞的“种菜人”和“偷菜人”吗?套用川端康成的一句话,“如果说,一片虚拟的田园很美,很让人开心,那么我们有时就会不由自主地自语道:要活下去!”

过瘾时勿忘网游的真正意图

井姑娘

消费大潮汹涌而来,网络以其触角之广、涉度之深迅速地网罗了普罗大众。如今的技术可以让人足不出户,却消费得口袋空空。作为一种虚拟的慰藉,“偷菜”提供了另一种令人愉悦的可能性———即便你是“家里蹲”一族,同样可以通过早起晚睡的“辛劳”打理只属于你的农场,也可以通过偶尔的机遇巧合偷到珍贵的花花草草从而“扬名四海”。卖出的农产品可以赢得金钱,尽管这是虚拟的,可还是作为一种消费的衍生品安慰了众人的欲望世界。

于是,在“财富最大化”的旗帜下,苦苦经营农场、见缝插针偷菜成了最具时效性的实践。同样,在休闲时刻可以把玩一下手中的金钱,体验一下货币的流动,也同样带给了人们亦真亦假的快感。

只是,在过瘾的同时,我们应该警觉网络游戏的真正意图:网游通常以吸引玩家长时间在线、让人痴迷上瘾作为游戏成功的标准,为了提高点击率,一些网游制作者不惜加入暴力、赌博、色情等内容,而社会责任云云早被抛诸脑后。

12月17日起,根据文化部要求,开心农场、QQ农场等社交网站大受欢迎的“偷菜”游戏已改名为“摘菜”,虽然称呼有了变化,游戏本质还是不变。网友们照例可以在上班间隙,收自家菜后光顾其他好友的农场,摘得一朵玫瑰或几个南瓜……

网上农场似乎从此无“贼”,可网友们对“偷菜”依旧乐此不疲,“昨晚你‘偷菜’了吗?”这是时下不少年轻人见面时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对于这种暂时排解寂寞的游戏,我们究竟该如何看待?

“摘菜班”初级学员:

不劳而获坐享其成

“呼!终于下班了。”上午11点半,供职于清远市某事业单位的白领钟颖不像往常跟着同事一起去吃饭,而是登录了QQ农场。虚拟农场一片金黄,蔬菜已经全部成熟了,钟颖迫不及待动起鼠标收起菜来。

“再看看别人的菜地”,钟颖不满足,点点鼠标“摘”起好友家的菜来……

看着自己的虚拟财富在变卖“摘”来的菜后不断增值,钟颖的嘴角也越扬越高,这种满足感已经盖过了前胸贴后背的饥饿感,彷佛那些跳跃着的数字已经变成银行卡上增长的真实财富。

由于刚玩虚拟农场没多久,钟颖不能像一些高级用户一样花钱买狗看管菜地,因此收菜总是十分勤快,“看好时间定好闹钟”。逢上实在走不开的时候,钟颖只能心疼自己的菜又被别人“摘”走了,暗想到时再“摘”回来。

钟颖称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偷菜”一说,“其实,无论什么游戏,大部分都是让人开心,让人打发时间的。偷,而且又不犯法,在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在网络上却能玩得如此尽兴,这就是这款游戏的魅力所在吧。”

为何如此热衷“偷菜”?钟颖坦言,以前下班后经常无所事事,对工作和生活的激情都在慢慢减退,而“偷菜”不仅充实了她的生活,还重燃起了她的生活激情。像钟颖一样,很多农场玩家都坦承游戏带来的精神满足,他们可以从QQ农场那里得到成功的喜悦,舒缓日常工作生活的压力。

“摘菜班”中级学员:

三更半夜梦中“作案”

夜深人静,人们都沉浸在美梦中不愿醒来。有一群人却成功抵制了睡虫侵扰,悄悄爬起床来,对农场里成熟的蔬菜伸出“黑手”……

既然“摘”仍为“盗”,盗就必须有“道”。深夜,当大部分虚拟农场的玩家都已经入睡时,也是最方便“偷菜”的时刻,玩家们最容易实现加分升级。那些忠实“偷菜族”就挑中了这个时机,不把每个好友的菜园都“偷”个精光不睡觉,要么熬到两三点“偷”完菜才睡,要么调好闹钟,半夜起来“偷”了再睡。

为了“偷”菜不顾生物钟被打乱,“偷菜族”的忠实度可见一斑。

“有一次坐我车上一个乘客,上车后就睡着了。途中手机闹铃响,他立马睁开眼睛给朋友打电话,叫朋友帮他收菜。然后正襟危坐直到朋友来电,告知蔬菜一颗不落收归仓库才见他继续放心睡觉。”老王是市区一名出租车司机,谈起“偷菜族”的“敬业精神”,他直言“想不通”。

大学生小希是开心农场的玩家之一,去年买了上网本,在好友的邀请下开通了开心农场,原本只是好奇试一下,结果一玩就到了现在,现在已经是65级的“高手”了。她告诉记者,QQ农场很让人“牵肠挂肚”,越到后头升级越难。“只要一种下菜就会整天想着什么时候要去收,害怕被人家偷了。每次上网,首先就会先去看看菜园,看一下菜可以收了没,别人的有没有成熟可以偷的,看到快成熟的还要在电脑前守着,一熟就立刻下手。”

“偷菜”使她认识了不少朋友。小希说,自己在学校几乎没什么朋友,而“偷菜”游戏拉近了她和大家的距离。游戏在同学之间很流行,买上网本的同学更是随身携带电脑,随时随地“无障碍偷菜”。

“摘菜班”高级学员:

帮人“偷菜”包月60元

近日,记者登录淘宝网,无意中发现,这种红火的偷菜游戏竟然催生了一种新职业———偷菜钟点工,不少人在淘宝网上开店铺,明码标价代人偷菜、抢车位。

“有了农场‘管家’,我终于可以放心睡觉了!”在清远某事业单位上班的小鹏肯定了偷菜钟点工的辛勤劳动,他的级别已经由原来的21级上升到了45级。

原来小鹏为了升值加分,经常半夜爬起来“偷菜”,接近年底单位事情多,小鹏忙不过来,看到自己的农场频繁被盗很不甘心,偶然看到网上有人专代人收菜“偷菜”,小鹏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付了费。

没想到钟点工果然信守承诺,不但把小鹏的“菜园”打理得井井有条,而且还帮他在别人的“菜园”中“偷菜”,小鹏又续交了一次费用,“干脆全程交由钟点工管理”。

据了解,雇佣网络钟点工“偷菜”的,大多是上班族。他们表示,平时工作比较忙,但是又放心不下自己的“农场”,所以就找人帮忙代管,而且费用也不是很高。

时下从事“网络劳务”的人群日渐庞大,“网络兼职”市场也日趋红火。记者在网上看到不少“网络钟点工”的信息,他们很大一部分是在校大学生。网络钟点工的工作比较繁琐,他们需要为这项工作专门制定详细的收菜、偷菜时间表,以防漏掉客户,一天需要十几个小时盯着电脑。一名网络钟点工告诉记者:“我们是按次收费的,每次1元,包括收菜、种菜、偷菜、杀虫、锄草,还可以提供包天、包月服务,随时帮忙收果实。”

记者在网上看到,“偷菜”服务大都明码标价,基本上来说,农场代收代种1元/次,6元包12小时内不定时采摘、除草、杀虫;如果是包月,价格则从20元-70元不等。

“偷菜”的魔力在哪里?

偷菜,究竟有什么魔力?让人们如此迷恋不可自拔?有心理专家分析,偷菜可满足人的诸多心理需求:

满足随性玩乐的天性

偷菜不像魔兽等游戏那样复杂、血腥,操作起来简单易学,玩起来轻松自在。只需动动鼠标,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升级和“加薪”。想什么时候玩,就什么时候玩,极大地满足了人们随性玩乐的天性。而在等待庄稼成熟时的那份兴奋期待,对长期伏案工作或者紧张工作的人来说,确实可以释放压力,获得片刻的轻松与休息。

满足人们极大占有欲

本文由云顶国际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云顶国际平台收自家菜后光顾其他好友的农场,偷菜玩的是开心还是寂寞

上一篇:《幻想计划》开启全平台公测,幻想计划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